长歌不挽人.

【许周】关于你的许诺.(一)

林.:

小学生文笔,ooc,慎入。


一.
        周棋洛再一次看见许墨,是在买完零食后。
        最近天气有点冷,许墨一身白色高领毛衣,黑色的牛仔裤,显得这个人更加的英俊挺拔。而他旁边,却有个女生霸占了他的风衣。女生抱着装游戏币的小篮子,白皙的手指指向玻璃后的粉色泰迪熊,抬头对许墨说了些什么。而许墨则弯下身子,微微勾起唇角,认真的听。
       手里提着大袋的零食,久了有些酸痛。周棋洛索性把塑料袋扔在地上,大海般湛蓝的双眼紧盯着不远处登对的两人,口罩下好看的唇被咬的发白。
        许墨在给女生低声讲解着娃娃机的技巧,眼前的女生睁大眼睛,像小鹿一样惊奇,他不禁微笑。
      “玩娃娃机重要的是甩爪,在爪子和娃娃有一定角度时按一下,上来时再按一下。喏,就钓到了。”许墨拿起泰迪熊,轻笑着递给女生,“很蠢萌的泰迪熊,像你。”
       女生果然脸红。
       看看看看,论撩人,谁有许教授十分之一厉害。周棋洛不敢靠太近,所以听不见他们说话。但仅仅只看动作与表情,便足够有冲击力。
       “真厉害,”女生道,“许教授竟然连夹娃娃都研究过。”
       许墨笑笑。
       为什么会研究这个呢?
       似乎已经很久了。以前的周棋洛爱好不多,音乐吃和夹娃娃。周棋洛自己夹不好,喜欢抱着许墨夹到的娃娃,看着许墨夹,这时候周棋洛的眼睛总是亮晶晶的,里面映着许墨。
        而许墨本是对夹娃娃这项活动提不起任何性致的,但是周棋洛喜欢。
        所以许墨也喜欢。
        这听起来有点牵强,一个应该与你八竿子打不着边的人喜欢什么,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许教授?”女生轻声唤道。
       “下次别叫许教授了,叫我许墨就好。”许墨笑道。
        想去吃可可,是突然的决定。
        超市外已经下起鹅毛大雪,周棋洛没有带伞。其实他不介意冒着雪回去。但一想到明天的拍摄,这个念头只得打消。
        饮品店的生意不是很好,收银姑娘低着头玩手机,也没发现周棋洛。周棋洛掏掏口袋,想拿出手机给经纪人打个电话,却意外发现手机竟然不见了。
       怎么办?周棋洛顿时有点慌张.手机本身倒是不重要,但是里面的东西就不同了。他当即起身,想要去找,却见面前原木桌上有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手里握着的正是他的手机。
        “这是你的手机吗?”
        周棋洛抬头,面前是许墨。没有那个女生。
        “琪洛真是好久不见了呢。”许墨笑着看着小口喝可可的周棋洛,道。
        “今天那个女生,是你女朋友呀。”周棋洛咬着吸管,小心翼翼地看着许墨。
        许墨想骗他说是,话到嘴边却看见周棋洛的表情,轻笑了一声,“你想什么呢,只是个研究对象。”
        外面雪越下越大,却只能融化在周棋洛瞬间亮起来的眼中。
       许墨最后也没想通他为什么要向周棋洛解释。
       周棋洛喜欢许墨。
       这件事还在孤儿院时许墨就知道。那时的周棋洛,像是许墨的小尾巴,成天跟着许墨“许墨哥哥”,“许墨哥哥”地叫。而许墨也是真心喜欢这个乖巧可爱的小吃货,宠溺着他。周棋洛接近痴迷地热爱着薯片,许墨就常买薯片给他。周棋洛坚持要分着吃,两个人吃得不亦乐乎。而大片的完整的薯片,总是会出现在许墨手里。
       这件事中周棋洛其实有个小秘密,比如他会挑零碎的薯片吃。
       这件事中许墨其实也有个小秘密,比如他根本不喜欢吃薯片。
        直到某天许墨的生日。
        其实许墨向来是不爱过生日的,只是想到扬言要给他一个惊喜的周棋洛,还是心血来潮地去看了看他。
        时间已经不早,周棋洛趴在书桌上睡着了。漂亮的脸蛋压在厚厚的纸上变了形。纸上是两个牵着手的小人,依稀能从灵魂画手笔下辨认出人物:许墨和周棋洛。许墨笑,却从纸上看见还来不及擦掉的铅笔字迹,有些潦草的写着我喜欢你。
        许墨不是傻子,也没有自作多情。
        周棋洛就是喜欢许墨,比对薯片还要痴迷的喜欢。

评论

热度(11)

  1. 长歌不挽人.风雪落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