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歌不挽人.

【言棋】空降热搜(下)

红指甲与非洲人:

洛洛拿错了怼总的手机导致怼总空降热搜的故事,下半部分。


怼总生贺文,关键词:帽子,木头,他说。


私设如山,OOC,慎入


上文地址:(上)


 


8


电话那边静悄悄的。周棋洛无意识地攥紧了手机,感觉自己手心都要冒汗了。而李泽言的这种沉默,他不是第一次遇到。


那是很久以前的一个晚上,他一个广告拍到很晚才收工,饥肠辘辘的给李泽言打电话。两人照例在电话里互相呛了几句,然后李泽言叫他去souvenir。


日理万机的李大总裁在半夜十点驱车赶到souvenir下厨,白瓷盘子磕在铺了桌布的餐桌上没有发出什么声响,棕褐色的酱汁香醇的味道却已经漫上鼻端。周棋洛大口大口往嘴里填着饭,咀嚼的空隙抬头瞄一眼坐在旁边的人,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觉得那张冷脸在暖黄色的灯光下都显得柔和了许多。


一个疑问突然就涌到嘴边。


“李泽言。”


撑着头坐在一边的李泽言闻言看了他一眼。


“你……为什么要开souvenir?”


李泽言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有一瞬间的怔愣。而后他便移开了目光,没有回答。


一股古怪的沉默开始在两人之间蔓延。周棋洛后知后觉的察觉到气氛不对,但他并不清楚为什么。


李泽言眉头微微蹙着,周棋洛想着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庆幸这时后厨的烤箱传来“叮——”的一声脆响,李泽言站起来。


“我去把布丁取出来。”他说罢便转身离开,甚至没看周棋洛一眼。


那时的周棋洛盯着他的背影,只觉他脾气古怪,现在想想,他那时的沉默,和如今这幅样子如出一辙。不同的是,现在的周棋洛已经模糊的有了一个猜测。


而他决定问出来。


沉默良久,李泽言终于出声。


“我……”


周棋洛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棋洛!怎么样,联系上李总了吗?”门哐的一下被推开,经纪人快步走进来,心急火燎地喊周棋洛。


李泽言的话被打断,周棋洛有点急,可是现在又的确不是个问话的好时候,只能憋屈的转头回答:“呃,我正在跟他打电话……”


这次热搜事件影响实在太大,已经不仅仅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了,后续的公关运作周棋洛也不懂,只能把无奈地把手机递给经纪人,听他和李泽言道歉,并商议后续问题。


听了没一会儿,摄制组的工作人员来敲门,问周棋洛可不可以继续拍摄。周棋洛叹了口气,站起来继续工作去了。


 


9


“你为什么要开souvenir?”


华灯初上,李泽言坐在办公椅上,有些失神地望着窗外。从这个高度看下去,大半个城市都能收进眼底,他可以轻易看到他想找的人所在的地方。


华锐的员工们早就下班了,魏谦战战兢兢地进来问他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李泽言挥挥手让他也走了。


他其实并没什么事,只是脑子有点乱,一点也不想动,哪里也不想去,于是干脆从下午一直坐到了现在。


记忆里周棋洛问他的那句话又浮现在脑海里,他甚至记得当时souvenir里的灯光打在男孩头发上的模样——尽管周棋洛数次强调他早就成年了,他在李泽言眼里依旧是个男孩,有着太阳一般的活力,和像三月初融的溪水般清透的眼睛。在香辛料淳郁的味道环绕下,那双眼睛直直望着你,似乎要让你的一切都无所遁形。


李泽言甚至能听见自己内心丢盔弃甲的声音,他有些狼狈的转开了眼睛,否则,被周棋洛这样注视,他害怕自己会把心里压抑已久的可耻欲.望全说给他听。


他完全没把握周棋洛能够接受,可真要辩解,心里却又有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不甘,就像一个小心隐藏多年的秘密,你害怕被人发现,却又隐秘的期待着他能发现。两厢纠结,他只能选择沉默。


当烤箱声响起时,他甚至说不上是失望还是松了口气。


后来李泽言无数次想过,倘若当时周棋洛追问的话,不,哪怕没有问出口,只是拦下他,他会不会冲动之下把一切都告诉他?


他这么想着,似乎给了自己的逃避和软弱一个借口,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我只是错过了一次机会,而没有来得及说。


可是今天,当周棋洛再次在电话里问起,他却悲哀的发现,他依旧不敢开口。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喜欢的越久就越患得患失畏首畏尾,李泽言发现自己就是害怕的,他害怕从周棋洛口中听到讶异,拒绝,甚至厌恶,像个走在钢丝上的人,后退万般不甘,却又不敢前进一步。


进退维谷。


外人都道年仅二十八便坐拥一片商业帝国的华锐总裁杀伐果决,从不犹豫,也从不畏惧什么。甚至他自己以前也这么觉得。但现在他真的怕了,一想到若是打破现在两人现在的关系会把周棋洛推得更远,他就真的害怕,怕极了。


这个时候他才懂了,不会害怕,大概只是因为没有真正喜欢过什么吧。


“说破之后会不会连朋友都没得做了”这个问题简直是千古难题,而他不敢冒这个险。


所以,在周棋洛的经纪人进来插话之前,他从嗓子里硬生生挤出的那句没说完的话,其实是想要把话题绕开的。


“叮咚——”


手机短信铃声响起,拉回了李泽言的思绪,他拿起手机。


下午周棋洛的经纪人来过一趟,换回了两人的手机,也跟这边商议着后续的公关问题。但李泽言心里烦躁,没心情管这些事,便把他打发给了魏谦。现在魏谦发来短信跟他汇报说今天的热搜事件已经配合周棋洛那边处理妥当了。


多好,一切声明都旨在撇清关系,今天这桩闹剧的痕迹终究会被抹去,明天起,他们又会恢复从前不温不火的关系。


时钟指针已经指向了十点,很久以前的那个晚上,也是现在这个时间,李泽言正为了一份合同加班到焦头烂额,周棋洛一个电话打过来。大概是有点冷,他向来清亮的声音里带着点鼻音,却糯糯的十分可爱,把李泽言这一整天的焦躁都一扫而空。他听着他在电话那边抱怨,逗弄了他两句,在那人像小动物一样炸毛后,告诉他让他去souvenir。


周棋洛噎了一下,瞬间不赌气了,问他现在这个点还要他去做饭是不是太打扰了。李泽言轻描淡写的让他别管。


开这家店的初衷,只是希望在任何你心情不好的时候,我都可以用它来哄你开心。虽然我从未告诉过你。


李泽言自嘲的笑了笑,随手回复了魏谦的短信,拿起车钥匙离开了公司。


 


10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想了太多陈年旧事,李泽言坐进车里依旧觉得心里有些烦躁。犹豫了一下,他伸手打开了车载音响。


李泽言平时开车很少开车载音响,他本质上是喜静的人,虽然十分年轻,但在某些方面保守得近乎刻板,二十八年来做过的最出格的事大概就是趁周棋洛醉酒睡着时偷亲他,还是未遂。


那次实在是事出有因。周棋洛心情不好,打电话问李泽言什么酒好喝。李泽言担心他,以家里有好酒为由把他叫到了自己家。然而周棋洛酒量实在是浅,半杯下肚脸上就开始泛红,还醉乎乎地去扯李泽言,问他为什么不陪他一起喝。


李泽言挡开他不老实的手:“酒是需要慢慢品的,我为什么要陪一个借酒消愁的白痴一起浪费我的好酒?”


被挡住的人不满的开始挣动,李泽言头疼的按住他。但跟醉鬼是没有道理可讲的,李泽言折腾了半天才把某人收拾利落了塞进卧室的床上。


周棋洛安安静静的窝在被子里睡着了,和平日里活力满满的样子判若两人。想起他刚刚醉酒嘟囔的那些话,李泽言叹了口气。


周棋洛不是个很有安全感的人,这他是知道的。一个从小习惯了封闭自己的人情绪本来就比常人敏感,当周围围绕的是一味的赞扬声时,他第一反应不是欣喜,而是不安。


因为潜意识里,他担心自己配不上这些赞誉。而这种情况在周棋洛身上简直雪上加霜——作为一个有绝对吸引力的evoler,他认为来自他人的喜爱并不属于自己。


可李泽言心知不是的。周棋洛身上有着太多太多美好的东西,因此,哪怕evoler之间相互免疫,他还是不可避免的被周棋洛吸引——毕竟,想要喜欢周棋洛,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情。


周棋洛似乎睡得不是太安稳,在枕头上蹭了蹭,深色的枕头衬得他皮肤白的惊人,因为饮酒而泛红的嘴唇水润润的,被床头昏黄的台灯光线打上了一层难言的诱惑。


李泽言突然觉得嗓子发干。他轻轻坐在床边,纵使知道无用却依旧自欺欺人的静止了时间,然后小心翼翼地低头,凑近周棋洛带着红酒香气的呼吸。


可是他最终还是没亲下去,只是抚了抚周棋洛略显凌乱的额发,便起身退出了卧室,没敢回头看周棋洛一眼,甚至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陷入回忆的滋味并不好受,而今天的事再次让李泽言有了这种感觉。可笑的是,这么久过去了,他依旧只会逃避,毫无长进。


李泽言站在电梯里叹了口气。


情绪太不对劲了,自己大概需要冷静一段时间。在这之前尽量避免和周棋洛见面吧,或许可以告诉他自己要去出差……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李泽言心不在焉地走出电梯,却发觉有什么不对——自家门口蹲着个人,带着鸭舌帽,胸口还挂了副墨镜,听见电梯响,把视线从手机上抬了起来。


对上他眼睛的那一瞬间,李泽言勉力维持的平静瞬间溃不成军,就像是暗潮汹涌的海面骤然掀起了滔天巨浪。


 


11


“可算回来了,等了你好久。”周棋洛站起来,揉了揉因曲得时间太长而发酸的腿。


李泽言愣住了,他还没有收拾好情绪,猝不及防见到周棋洛,大脑一片空白,他甚至觉得自己僵得像块木头。


“……你怎么来了?”他听见自己这样问。


周棋洛把手机揣回口袋里,郑重其事的和李泽言面对面。


“来要答案。”


李泽言怔然看着他。


“你话不是被打断了嘛,现在没人打扰了,总该回答我了吧。你的手机密码,为什么是我的生日啊?”


李泽言的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握起了拳,话就在嘴边,可那股熟悉的恐惧再度笼上心头。他错开目光,尽力让自己表现得自然。


“……只是随机数字而已,不然你以为是什么?”他说。


周棋洛看着他想说什么却又咽回去的样子,差点气笑了。


今天和李泽言挂断电话后他一直没法静心,索性推掉了后面的工作。整整一个下午他想了很多,把从和李泽言认识以来的点点滴滴都回忆了一遍,那些平日里被他忽略的细节经过梳理都变得清晰起来——


每逢节日必然会收到的礼物,言辞冷硬却只为提醒他休息的短信,心情不好时一定会有的美味布丁,不超过三声绝对会接起的电话,以及,迷迷糊糊醉酒时,那个凑到唇边犹豫了一下却又撤开的呼吸。


过去某些提到李泽言的时候,心脏那不正常的加速跳动,似乎随着这抽丝拨茧的回忆而找到了原因。周棋洛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心动,在那个人小心翼翼到接近草木皆兵的关怀下。而他也不想绕什么圈子。


所以,他上前一步,凑到李泽言身前,不让他视线躲闪。两人身高差了7厘米,周棋洛必须仰头看他,但眼神却气势十足。


“随机数字?这不是我想听的答案。我再问一次,李泽言,你手机密码为什么是我生日?”


李泽言看着那双清澈到能倒映出人影的眼睛,在那双眼瞳深处,他看到了他一直奢求却害怕得不到的东西。那一瞬间的惊喜漫过心头,仿佛过去的所有隐忍和压抑都挣脱了囚笼,他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握住了周棋洛的肩膀。


“我如果说……”


他低下头凑近周棋洛,直到确定那双近在咫尺的眼眸里没有一丝一毫躲闪的意味后,他伸手盖住周棋洛明亮到烧灼人心的双眼,将嘴唇覆上去,掌控了他的呼吸。


李泽言自己都算不清他想吻周棋洛想了多久,此刻他只想停下时间,在这个兵荒马乱的一天即将结束的时候,仔细感受和喜欢的人唇齿交缠的感觉。


大概过了有一个世纪那么久,周棋洛稍稍推开李泽言。他脸上泛红,眼里早没了刚刚的气势,带着点强忍着的不好意思,却依旧不饶人。


“哪有一言不合就亲……亲人的!你把话说完!为什么是我生日?”


李泽言低笑出声,印象里,周棋洛从来没见他笑得这么开心过。


“因为我喜欢你。”李泽言搂紧他,吻了吻他的发顶,终于说出了那句曾经反复咀嚼却无法诉诸口端的话,“满意了吗?”


周棋洛得意的笑起来。


 


12


第二天,微博上再一次炸锅。


人气偶像周棋洛发了一张照片。照片里,周棋洛手比成枪的形状,顶在了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左心口,而那人用手握住了他的食指。



Super hero 周棋洛v:


在他心上开了一枪。Biu~


[图片.jpg]



而热评第一是昨天空降热搜的华锐总裁李泽言。



李泽言v:好。



 


END


——————


想表达一些除了无脑甜之外的东西,比如暗恋,比如洛洛对于自己evol的挣扎,但是好像写得很失败……倒地不起。谢谢大家看到这里。

评论

热度(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