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歌不挽人.

【言棋】周棋洛想回去 中

无可救药:

“我们交往一年零十五天,周棋洛,你说我们没有交集?”李泽言的瞳色变得深沉,胸腔的怒意在对上那双海蓝色的眼睛时被遏制。


周棋洛看他的眼神,像看一个奇怪的陌生人,那张平日里会有着灿烂笑容的脸上,此刻,没有任何表情。


私下大多数时候他是不笑的。


比起舞台上那个魅力四射,笑容比阳光耀眼的巨星,李泽言看的更多的,是对着电脑,敲着键盘面无表情的周棋洛,和睡前安静看着他,直到入睡的周棋洛。


开心的时候会笑,安静的时候什么表情都没有,有着天真的爱好,是个黑客,却会翻进作者后台追漫画存稿。周棋洛的每一面,李泽言都了解。


这么了解周棋洛的李泽言,怎么会看不出对方的反感和不可置信。


“还是说你要告诉我,你失忆了。”


周棋洛看着这个男人垂眼看他,脸上克制又冷漠,这才是李泽言对别人的正常社交。但对比刚刚的纵容,就算是周棋洛,现在也能看出他的忍耐。


可李泽言说的,哪一点都和他无关。


“我没失忆,昨天之前我们甚至没有私下见过。”这话不是假的,周棋洛不觉得自己会和李泽言在一起。他有着想要保护一辈子的女孩,他想让她永远都开心的笑着,他那么喜欢她。


所以,周棋洛怎么会喜欢李泽言呢?


“李泽言,我们怎么可能在一起。”那双蓝色的眼睛带着少见的锐利,直直的扎进李泽言的心口。


“呵。”李泽言笑了“那我的周棋洛在哪里?”



拍摄意外的顺利,下午四点周棋洛已经回了家。经纪人已经离开,这栋房子只剩下他一个人。


天光正好,周棋洛也直接坐在地板上。矮几上已经架好笔记本,他十指飞快的敲击在键盘上。明星有太多的关注,白天他能侧巧旁击的不多,但作为黑客key,网络数据可以让他知道很多事。


这里不是他的世界,这个人是周棋洛,但不是他。


根据以前的周棋洛留下的信息,他很快注意到‘黑天鹅’这个奇怪的组织。打着这人类进化的幌子,对evoler出手,悠然小姐显然是他们的目标。


对方行踪隐匿,防护系统看起来复杂坚固,但有了前人的工作量,短时间侵入还是做得到的。拷贝高需要的东西后周棋洛便退出了数据库。


不着痕迹的扫尾后,这份‘’queen觉醒‘’文件被点开。是一份很短的,不到十分钟的视频。


昏暗的长廊里奔跑的两个人,周棋洛一眼就能认出是悠然和李泽言。从后方的急促脚步声和悠然焦急忧惧的脸色,都看出有人追在后面。


李泽言紧握着悠然的手,在这样的逃生中他依旧沉稳,他们绕过一个又一个的岔路口,身后的脚步声已经渐渐消失,前方可以看见出口的亮光,一切好像都在变好。


周棋洛的心微微提起,这段录像还有一半,不可能这么简单就出去。他担忧下一刻会看见出口的埋伏,又懊恼自己不知李泽言和悠然的现状。


当悠然在台阶前停下脚步、犹疑不定时,周棋洛几乎是庆幸的。他们耽误一会儿,最终李泽言将害怕的悠然揽在怀里,带她走下阶梯。


最后一阶的楼梯上,李泽言告诉悠然从前的事,他说从前也是这样相似的地方,他被一个小女孩救了。


悠然看着他,眼神从某一瞬间混沌中挣扎而出,“小心。”她毫不犹豫的扑向李泽言,挡下那道直射而来的闪电。


是埋伏。


周棋洛看着女孩后颈那条长长的伤痕,和软倒下去的身体,心口毫无预兆的疼起来。这是属于这个世界的周棋洛的感情。


这个世界的周棋洛,会在短信里叫悠然薯片小姐,会偷偷关注她,吃她喜欢的食物,根据她的喜好来选择电影和电视剧的拍摄。


周棋洛的手机电话簿里,薯片小姐排第一个,后面还加了一个笑脸。


他那么喜欢她。看见她受伤了会这么难过。


周棋洛也觉得难过。


后面的视频是一段静止的画面,李泽言抱着悠然走出去,空荡的画面里再无一人。隐约可以听到李泽言的声音。


他说他会保护她,他说不再让任何人伤害她。


周棋洛的眼睛盯着屏幕,画面里阴暗破旧,被困在里面的人已经走出去,只留他一个人看着这不变的场景。


耳边是李泽言温柔又小心的声音。


“以后换我来保护你,为你冲锋陷阵,就像你从前保护我一样,好不好?”


Fin


终于体会到文笔的重要性。
我这什么垃圾文笔。
OOC严重,大家愿意看的将就看吧。

评论

热度(95)

  1. 一只独绣●v●无可救药 转载了此文字
  2. 长歌不挽人.无可救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