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歌不挽人.

【恋与制作人&全职高手】乱世巨星

微草—刘小别V:

周棋洛&黄少天
#不良少年兄弟line
【高亮!!!!非腐向!!!!!单纯觉得黄毛组非常可爱才出的文,没有任何过界感情!!!!】
#白起李泽言友情客串♡




黄少天并不想刚被谈过话念了检讨就惹麻烦的。


“我安分了,麻烦自己找上来,搞笑。”


他被四个人逼进死胡同,已经结束的一场短暂打斗里他势单力薄顾此失彼,难免挨了几下,此时随着呼吸隐隐作痛。唇角蹭破了,血痕一直蔓延到眼底,隐忍的阴鹜叫嚣着要饮血止渴。他手指抚过冰凉刀刃,手腕却是微妙的克制姿态。尽管已经像只蓄势待发的狼,他还是要斟酌一下这些小猎物值不值得他露出獠牙。毕竟黄少天能付出的代价非常有限,很多时候他不能为所欲为惹是生非。


他已经盘算清楚,只要他们出手,哪怕就一下,他也会让这些人下半辈子见了他都绕开走。


他沉默蛰伏着等待机会。


“校外500米内禁止打架斗殴!你们是要记过还是蹲局子?!”


夕阳余晖尚未落尽,巷子口那人一副纪检委员的派头叉腰叫嚷,蓬松头发镀成浓郁赤金色,路灯打上流光溢彩炫目神采。旁边的男人沉着神色一言不发,右臂警章恰到好处露出骇人分寸。


还是学生的四人对视一眼惊惶逃窜,黄少天松了口气,似乎刚才腹背受敌的情危机不曾存在一般,嬉笑神色瞬间挂上他眉眼轮廓。


“谢谢你啊白起哥!要不是有你来这回我又要被记过,再攒几个S市我也快混不下去了。我说周棋洛你也太慢了,再晚点儿你干脆带着贡品来这儿拜我算了。白起哥就在这片儿巡逻你一去一回还这么半天,废物点心啊?!校运会1000米冠军是别人放水了还是弃权了?”


黄少天“劫后余生”话格外多,周棋洛又累又烦推搡着白起要走,白警官对于青春期小男孩口是心非的兄弟情十分了解并且不想过多掺和。毕竟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他俩会不会突然同仇敌忾反咬一口,带着两个快成年的小伙子控制风场实在是不太美妙的回忆。他谎称辖管区还没巡逻完就扔下两个小朋友,五分钟后白飞飞坐在自家阳台开了罐啤酒,黄少天和周棋洛还在原地面面相觑。


“我真的是跑着去的!但这么大一片地方要找白起真的很难啦!我又不能控制时间,也不会飞,所以真的已经很快,而且也刚刚好赶上了呀!”


周棋洛和黄他长的七八分像,所以每次他露出这种委屈又理直气壮的表情黄少天都在心软和更生气中摇摆不定。一方面觉得像小狗一样软唧唧的还有点可爱,一方面就气他和自己差不多的脸怎么能露出小狗的表情。


一般前者居多,这次也不例外。


他俩身高相仿,黄少天撸狗毛一样呼噜两把周棋洛头发大度的挥了挥手。


“算啦,天哥这次不和你计较。”


“唉,那我请你吃薯片咯。”


“你这也太寒酸啦!吃薯片能抹去我受到精神和肉体的双重伤害吗?!你不知道那帮人下手多黑,你再晚一步就真的要去局子里捞我了!”


黄少天愤愤掀起衣服下摆,少年结实纤细的腰腹上大片青紫红肿交错,视觉冲击相当惨烈。他自己大概也没想到有这么恐怖,讪笑着放下衣服掩饰一般主动去拉周棋洛小臂。


“唉,走啦!别以为我受伤了就会影响胃口,上次说要请我吃罪地道的生煎到现在也没请,我来S市大半年了还没捞到你一顿饭呢!”


周棋洛脸上的笑骤然阴沉,不同于亚裔的浅蓝眼珠融进化不开的碎霜寒冰。黄少天一直絮絮叨叨着,他神色渐渐恢复正常,毫无异样的嬉闹调笑Diss黄少天居然能吃两屉包子喝一碗粥。


但在黄少天看不到的地方——


一向以明朗示人的男孩儿竖起收敛已久的锋芒,拳风狠厉落在面容惊恐扭曲近乎凝固的几人身上。月光冷的发硬,星辰璀璨却寒凉,世界都为他静止,只剩周棋洛的低声咒骂和皮肉接触的沉闷声响。


他指骨酸痛,相互作用力下红肿一片,简单的屈伸手指都疼的“嘶嘶”吸气。周棋洛最后冲始作俑者心窝踹了一脚。他抬起头,精致面孔毫无波澜的向角落方向示意了一下。


黑暗中走出个男人,目光沉沉扫过地上混乱残局冷哼一声。


“幼稚。”


天地间颜色鲜活起来,嘈杂与喧嚣的声音灌进周棋洛耳中,人间烟火气柔和了他一直紧绷的身体,笑意重新攀上眼角眉梢,天真而不设防的姿态眨眨眼就蔓延开连片春色桃花。是从未沾过血腥的,是与杀神无关的,是不可能坠入修罗场的,是天使周棋洛。


男人惊异与他情绪的迅速转变,但只是面无表情的捏了捏眉心没做声。他眼底浮着层淡淡青色,不是谁在凌晨被吱哇乱叫的人吵醒都能维持良好修养的,尤其是这个小男孩儿并不十分讨他喜欢。


周棋洛很早就发现自己的Evol对李泽言似乎不起作用,他笑嘻嘻的拉开车门坐上副驾,扭过身子宠着刚坐上后座的李泽言挤眉弄眼。


“好人做到底,李总,送我回家啦。”


车子停在周家楼下的时候天边开始泛起薄曙,李泽言因为严重的睡眠不足头疼的只想骂人。而周棋洛与黄少天待久了废话越来越多,终于被耐心告罄的李总裁掀下车。


他也不恼,从包里掏啊掏摸出包薯片扔给他。


“当做给你的谢礼咯,本来打算是黄少天的精神损失费的,便宜你啦。”


“一定要吃!这是我最喜欢最喜欢的口味了…最喜欢的!”


他握起拳头挥了挥,似乎要强调有多喜欢,但因为扯痛伤处五官都皱到一起,于是生出些滑稽的稚气,让人很难把他与刚才满眼血丝一身戾气的不良少年放到一起。


周棋洛不太想让黄少天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但他别扭的拿笔姿势又逃不过黄少天眼睛。


“你去替我出头啦?!这么点破事还要找李泽言你是被他怼的不够惨上赶着找骂吗?!天哥能解决啦,你非要瞎掺和进来,手弄成这样还不是要我帮你抄笔记,你好会算计咯周棋洛。”


黄少天讲话有脱不掉的G市口音,骂骂咧咧一节课忙着补觉的周棋洛并没有听进去多少,等他醒了一摸桌洞掏出两包薯片的时候才乐了。包装袋上用马克笔写满歪歪扭扭拳头大小的字,大概是一包写不开才买了两包。真是难为黄少天了,要把想说的压缩到两个袋子上最后只留了一句话。


“下次叫我啦!你天哥不要面子的吗??”

评论

热度(63)

  1. 长歌不挽人.李颂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