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歌不挽人.

【K漏】天生注定(正文+番外全)

半夜哭的像个傻子

恰逢惊蛰:


旧文重修 加了个小番外 是当初写给 @别更新了,一起来玩吧。 这只蠢鸟的


全文7000+ 私设有 ooc有


注意全文有视角切换


原名《天生不注定》我猜没人记得


关爱文手从评论做起 鞠躬



——




天生一对,注定无缘。




“漏漏,你在这里等等我啊,我马上回来。”


“好。”哦漏认真点点头,乖乖等在原地,等KB回来找他。


一刻钟过去,KB回来了。


“漏漏我跟你说一件事哦……我刚刚去求签,是上上签。”


“你求了什么?”


“我求的是……下辈子的姻缘。”


阳光刺眼得很,哦漏不敢睁开眼,他怕自己一睁眼就要被刺激得落下泪来,于是只好低头,看着地上他和KB交织在一起的影子。


“封建迷信不可取。”




“我要怎么做呢漏漏,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啊。”


面前的女人有姣好的面容,尽管年纪有些大了却保养得很好,依稀能看出年轻时的绝代风华。她是个要强的女人,可是她现在无奈纠结的表情全是一个母亲的担忧。


“伯母,我一直都视您为我的母亲。”


“我知道,你向来这么懂事。但是你也知道,如果可以的话……如果你是女孩子,我一定会让KB把你娶回家的。”


如果我是女孩……呵,如果我是,我们就不必忍受这样的争议,我们就不必非要分离不可。如果我是,你一曲喇叭唢呐就可以把我迎娶回家。如果我是,我不必遮遮掩掩着不敢表达,我一定要把你留在我身边。


可惜我不是。


“让他出国吧……他一直想去法国。”




“KB,你这么聪明,一定懂我的意思的。”


“您……”


“如果你不想让漏儿太难堪的话,”眼前的男人是自己一直敬佩尊重的,“请放手吧。”


“所以说,漏漏他的意思呢?”


“他说,如果给你出国的机会,他可以放弃。但是最重要的是,你们未来都会有更好的生活。”


我的手搁在桌子上,跟着秒钟的速度敲打出节奏。


我一直小心翼翼,就是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但是遗憾的是我还是不能避免,迟早的事,躲不过,逃不了。


我想欢欢喜喜把你娶进家门,我想护你一生无忧,可是我做不到,我甚至不能挣扎,不能有一点儿异议,因为我没有资格。所有人都是为你好,唯有我,拖累你。


“好。”




听说KB要出国了。


这真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啊,哦漏说,他终于可以去自己喜欢的国家了,可喜可贺。


哦漏坐在院子的长椅上。它老啦,岁月在它木质的身体上刻下了一道道不可磨灭的印子,呈现一种灰败的颜色,最干净最漂亮的样子还是只能留在记忆里。


KB把大大的箱子靠在一边,走过来坐在哦漏身边,和他一起看树叶飘落。深秋已至,这两天气温低得可怕,怕是要下今年的第一场雪了。


“这次去了,什么时候回来?”


KB一直不说话,哦漏觉得这样有点尴尬,想找个话题聊聊。


“不回来了。”


诶……更尴尬了。


“不回来了啊……”哦漏摸摸鼻子,“不回来了也好。你自己一个人在国外,要好好照顾自己。”


“嗯。”


KB一向话多爱笑,喜欢聊天打趣,怎么现在突然这么沉默了呢。


“你……”KB欲言又止,看了哦漏一眼。他应该是准备说些什么的,但是他什么都没说出口,让那一个拖长了调子的字在空中半天得不到回应,空落落的。


“我怎么了?”


“你……也要照顾好自己……记得按时吃饭,还有胃病发作的时候要记得吃药,别自己忍着。你别不适合熬夜,不要嘴馋吃垃圾食品,出门的时候小心要时刻保持手机开机,下个电子地图别迷路了……”


KB本来什么都不想说,结果这一开口居然还有收不住的趋势,喋喋不休,不过也确实,哦漏从来就不让他省心。


“好好好,你说的我都记住,婆婆妈妈的,让局长看见了肯定是要笑你的。”


哦漏脸色似乎是不太好,笑容都显得虚浮,KB甚至错觉这样的哦漏会突然消失在他面前,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哦漏。”KB努力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再见。”


“再见,KB。”


KB拉起箱子一步步朝前走,皮箱轮子在地上碾过发出嘈杂难听的声音。KB伸手拢了拢衣领,还真是越来越冷了啊。


哦漏微笑着看KB越走越远,渐渐地渐渐地消失在视线中,像是再也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顺着椅子缓缓滑倒在地上,笑容也垮了下来,脸色苍白得吓人,扶着椅子一连串的剧烈咳嗽似乎能要了他的命,连身体都在跟着颤抖。


下雪了。




我从记事起就认识你了,真是打娘胎里的缘分,所以那个时候就应该可以预见我们是要纠缠一生的了吧。


我到底该如何定义你呢,KB。


我们一起吃饭,一起上学回家,一起逃课,一起做坏事,一起看电影看演唱会,甚至小时候不懂事的时候还一起洗澡一起睡觉,我们相熟地像是活成了一个人 。我们相识二十载,从小到大没有一刻分开过。


可是我们从来没有说过一句喜欢也没有说过一句爱,没有牵过手没有接过吻,但我却是这样确定着,我爱你,如此热忱热烈,如此痴情深刻。


你于我来说,超越了友情与爱情,纵横了青春与生命。


我们并没有开始,可是我们就这样结束。我们在此分开,然后作为朋友一样的存在,在跨越几百个经纬的大洋两岸过着各自的生活,互不打扰。


你最好不要回来了,你将来娶妻生子,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有一天哦漏这个人会彻底消失在你的世界。不过出于私心,要是你某一天还会想起有我这么一个人存在,那么我希望你能多记我一秒钟,我会很开心很开心的。而我呢,我应该会被他们送进医院,但是我不会同意的,我要留在这里,你走了之后,这个院子怪冷清的,它也老了,它需要人陪。然后某一天,在某一个清晨,我会在等待阳光来临的时候安静睡去,一场梦做到底,再也不醒来。


这样的结局是最好的。


可是我还是摆脱不了自己的贪恋啊……你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奢望,不可求。我坐在长椅上看落叶,你坐在我身边,若是此刻时光静止,那么一切安好。


“这次去了,什么时候回来?”


“不回来了。”


“不回来了啊……不回来了也好。你自己一个人,好好照顾自己。”


“嗯。”


KB,你怎么不说话了啊,你不是这样喜欢伤感的人啊对不对。


“你……”你欲言又止,是要向我说什么呢。


“我怎么了?”


我以为你会说点什么……说点什么,让我在往后的时间里可以偶尔拿来怀念,可是你只是叮嘱了一系列琐碎的事,你低下头说话的表情十分认真。


“好好好,你说的我都记住,婆婆妈妈的,让局长看见了肯定是要笑你的。”


“哦漏。”你笑起来真是比哭还难看。


“再见。”你说。


“再见,KB。”


我看着你走远,想伸出手抓住些什么……你,或者是其他什么,总之得抓住些什么东西攥在手心里才好。我知道这是我的不甘心,可是明明说好放手的呀。


你走得好干脆,自始至终没有回头看我一眼。你怎么都不回头看看我呢,毕竟这一别,算是永别,再不会见面了啊。


怎么走那么快呢,后面没有怪兽追赶,你的身后只有我。你走慢一点点啊,走慢点好不好,我想再看看你,看看你的背影就好。


视线有点模糊了。要是我可以再私心一点,不去计较世俗的眼光和别人的看法,什么都不考虑,什么都不要只想要和你在一起,只要你一句话,不,只要你回头,我就放下一切奔向你,拥抱你,亲吻你。


只要你回头,我就跟你走。


可是你怎么不回头呢。




我一直守着一个众所周知的不能称之为秘密的秘密。


我爱你,哦漏。


所有人都知道,你也应该知道的。


可是我马上就要走了,再也不回来,好多话都没机会告诉你了。这是我活了这二十年来唯一的遗憾。


我自打出生就认识你,与你磕磕绊绊相伴着走了二十年,我没有对你说过一句喜欢一句爱,但是我们默契到不用说话,一个眼神就能明了彼此心中所想,所以你能知道我的心意吧。


如果一定要去追究我是什么时候发现我喜欢你这件事,那还真是难为我,可能是一出生,也可能是上辈子,反正自我懂事起我就已经把喜欢你这件事作为习惯刻进了骨子里,以致后来一想起它就疼得受不了,刻骨铭心不过如此。


我一直坚定地以为我们能够在一起的,可是他们说不可以。他们说我会毁了你,他们说我们两个怎么可能,他们说我害你备受非议抬不起头,他们说你是家中独子将来是要娶妻生子传宗接代的,他们说了好多好多,我全都信了。因为我知道他们说的都是真的,我会拖累你。我都知道。


我最终还是离开,这是个懦弱的选择,但我还是希望你好好的。我不再回来,你的结婚请帖还是要寄给我的,让我知道你过得不错。我相信你的眼光,你的新娘应该是温柔善良又贤淑的女子,她会代替我照顾好你。


你坐在长椅上看落叶,我坐在你身边看你。如果时光此刻定格,我就能把你留在我身边了,永远。


“这次去了,什么时候回来?”你问我,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不用去想,只有一个。


“不回来了。”


“不回来了啊……不回来了也好。你自己一个人,好好照顾自己。”


你的声音轻松又欢快,脸上隐约的笑意是真心的。


“嗯。”我沉默了,但是我并不是这样喜欢伤感的人。


“你……”我欲言又止,想告诉你什么,但是我一句都说不出,我想说的全部堵在胸口,堵得我心口一阵阵发疼。


“我怎么了?”


“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我不是想说这些的,可是一出口就是这些琐碎的东西,你又不是小孩子了,也都知道的,可是我不放心,又还想再多跟你待一会儿。


“好好好,你说的我都记住,婆婆妈妈的,让局长看见了肯定是要笑你的。”


我应该告诉过你,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哦漏。”最后一次叫你的名字了吧,应该。


“再见。”我说。


“再见,KB。”


我拖起箱子往前走,不允许自己回头。要是回头我绝对走不了了,鬼知道我多想留在你身边,在不在一起没关系,就让我每天看看你就好了,我要的真的不多,但是就是这样的愿望都是奢侈,我不能再任性下去了。


我不知道我们之间这二十年羁绊纠缠到底应该怎么去算,清算不清,还账不了。


其实我也可以不管他们说的那些,我可以带你走带你离开这个鬼地方,只要你愿意,我们去很远的远方啊,我们躲起来,再也不让人找到。我想留下来,只要你一句“不要走”我绝对立刻丢了箱子带你回家。甚至不用那么多……只要你叫一声我的名字,我就回头拥抱你。


只要你叫我,我就留下来。


可是你怎么不叫我呢。




哦漏昏睡的时候越来越多,偶尔清醒也只是盯着某一处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萧忆情不敢叫他的名字太大声,怕打扰到他。


“漏漏。”


“嗯。”哦漏还是笑。他一直都很喜欢笑。


“你想见他吗?”


“不想,”哦漏歪着头想了想,调皮笑着,“你信吗。”


萧忆情摇摇头,他不敢告诉哦漏,他给KB打过电话,KB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了。只要他多等一会儿,就能见到KB了。


“仙儿,我想出去。”


“这么冷的天……”


窗外下了这个冬天第一场大雪,离KB出国已经过去整整两年。


哦漏眼睛很亮,盯着窗外的雪,极其渴望出去看看。萧忆情不敢去看他期待的表情,哦漏清醒的时间一直不多,就今天状态稍微好一点了。


“好。”


萧忆情扶着他走出门,哦漏放开了萧忆情的手,像个小孩子一样兴奋,慢慢挪着步子朝院子里走。


哦漏蹲下来,用手去触碰干净柔软的雪,看它们一点点融在指尖,化成水滴。他玩得不亦乐乎,任大雪落在他身上肩上也不去理。


萧忆情站在他身后,他心里莫名地越来越急,却渐渐一分分冷下来。被时间折磨得要死却不想承认。哦漏是个天使,他害怕上帝就要把他带走了。


哦漏站起身的时候恍惚了一下,眼前一片红,身子摇晃着就要倒下,幸好被萧忆情从身后扶住。


萧忆情小心翼翼叫他的名字。


“漏漏,哦漏,你醒醒。KB快要回来了,你不是一直都想要见他吗,你再等等好不好。”


哦漏悠悠转醒,努力睁眼去看萧忆情的脸,轻轻笑着摇摇头。


“你不用骗我……如果他真的要回来,我也等不了了。要是他……要是他什么时候回来了,你看到他,就帮我转告一句话……”


萧忆情闭上眼,叹了口气。


“你说。”


哦漏沉睡在萧忆情怀里,漂亮的眸子阖上便不见了那片美丽的湛蓝,病痛把他折磨得不成人样,脸色也苍白得不像话,额前的发丝有点长了,遮住眼睛,唇角微微扬起一点儿弧度,也许他真的只是睡着了呢。


回光返照那么久,不就是想再见他一面么。


你怎么就不再多等一等呢。




我这一身病是治不好的,自出生就带着的家族遗传病,我甚至连它的名字都不知道,对此我还真是没有办法。我虽然也不信命,可是我无法对抗。但是这糟心事我就不告诉你了吧,你在国外安心过自己的生活就好了。


身体越来越弱了,尽管不想承认,但是真的一日不如一日。仙儿一直陪着我,照顾我,有时候一觉睡醒已不知今夕何夕,他守在我身边轻轻叫我的名字。


偶尔恍惚,就会错以为是你在叫我起床了。


甚至有时候,就觉得是你回来了。


生命以可见的速度迅速流逝,开始还会不安害怕,现在却习以为常,只希望下一次睁眼的时候能见到一场雪,像你走的那天一样的雪。


很久没看到那样的大雪了,纷纷扬扬落满尘世间。你出国已经两年了,我们没有任何来往联系。这是我想要的结果,我得到了,居然还是不开心。


不过我还是很幸运的,我醒来的时候窗外大雪纷飞,是这个冬天的第一场大雪。我看着他它们从天而降,那样奋不顾身又波澜壮阔的美,忽而心动。


“漏漏。”


仙儿在轻声叫我。我知道他是萧忆情,不是你KBShinya。嗯,我现在还很清醒。


“嗯。”


“你想见他吗?”他显得有些局促,似乎也是知道这个问题让我很难回答。


“不想,”我歪着头想了想,调皮笑着,“你信吗。”


他摇了摇头。


“仙儿,我想出去。”


“这么冷的天……”


我就盯着窗外的雪,真的好想,好想出去看看啊。


“好。”他还是妥协了。


我在这里生活了二十二年,除了这两年以来过得梦境一般,其他时候都是我与你一起度过的,每一天都记得清清楚楚,历历在目,如果要离开,还真是有点舍不得啊。本来你就走了,要是我也走了,它会更孤单吧。


我蹲下来玩了一会儿雪,站起身的时候有一刻眩晕,仙儿从身后抱住我才勉强没有摔倒。


好累啊,我觉得我好像要撑不住了。


“漏漏,哦漏,你醒醒。KB快要回来了,你不是想要见他吗,你再等等他。”


听到你的名字我努力睁眼去看萧忆情,轻轻笑着摇摇头。


“你不用骗我……如果他真的要回来,我也等不了了。要是他……要是他什么时候回来了,你看到他,就帮我转告一句话……”


“你说。”


我还真的挺想见你一面的,有些话还没告诉你,还想看看你,可惜来不及了,我有点累了,我想我可能就要睡觉了。或许我下次醒来,就能看到你了呢。


那么,KB,再见。还是不要再见好了。我们二十二年,至此,应该有个了结了。




自我来到法国,就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回去。法国是个浪漫的国家,每一幕都是美的,我想你也一定会喜欢这个地方。


如果不是那天萧忆情的电话。


“你们这两年没有联系过是吗?”


“是这样啊……”两年了。


“你回来吧。”


我觉得他在跟我开玩笑,但是他的语气不太对劲,悲伤得那么真实。


“如果你快一些的话,还能见他最后一面。”


你怎么不说呢,你的病怎么不告诉我呢。我把你一个人丢在国内跑了,你怎么不恨我呢。


你一直这么好,对每个人都很好,好到让我愧疚,好到让我亏欠你这么多。


我没来得及想太多,匆匆收拾了些东西就直奔机场。你等等我,我马上到。


下了飞机不敢有一刻迟疑,打的士去找你,接到萧忆情的电话一阵不安直击心脏,疼得我呼吸不畅。


“漏漏好像……KB你快回来……他想见你……”


我抬头通过反射镜看到那个狼狈不堪的自己,忽而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我已经是满脸的泪水。随意抹了一把,我找回自己的声音。


“你告诉他,我马上就到了,让他等等我,我马上。”


从小,我做坏事就要拉上你,虽然你很不安还是跟着我。我翻院墙的时候告诉你等我,我爬树的时候告诉你等我,我带你逃课去探路的时候告诉你等我,你很听话,每次都认真点头然后安安分分等着我来接你。


所以这一次,你也会的吧。等我回来见你。


我那时不知哪里来的自信,觉得我们两个之间,你欠我一些,我欠你一些,拉拉扯扯总归也能勉强算个不亏不欠,可是我现在知道我错了,我欠你太多。


我不该离开你,我不该两年来对你不闻不问,我不该让你一个人承受这么多,我不该留给你这些等待和无望。如果还要算清一些的话,我不该喜欢你,不该认识你。我们最好是一开始互不相熟,你也不至于被我拖累成这样。


我做错了太多,我以前不懂,现在知道了。


可是,你不要死。


你好好活着,我们一起离开这里,法国是个浪漫的地方,在那里我时常想起你,想到你要是在我身边此生何憾呢。我做梦都想着带着你去漫步巴黎的街头,你的手借给我牵一牵可以吗,你的唇借给我吻一下可以吗。


你知道的,我这个人对感情迟钝,从来不太会说什么好听话,我想学,你想听点什么呢。


我爱你。


不要死。




我去找KB的时候,他正坐在院子里的长椅上,是哦漏平时最喜欢的位置。


“我回来晚了。”


他的声音沙哑异常。


“漏漏说他死了之后不想让你看见。很丑。”


KB好像笑了一下,轻轻的,连唇角都没扯动,只是眼底一秒的光彩流转。怕是也只有这个人能引起他的感情波动了吧。


“他最后……有没有什么话留给我?”


KB问得小心翼翼,似乎期待着却又不想听到,如此矛盾。


“有的。有一句话他让我务必转告你。”


我不敢看他,不敢去看他的表情。漏漏最后确实留了一句话让我转告,可是……他们实在是太不容易了,我怎么忍心说出那句话呢。


漏漏你到底是怎么忍心让我转告那么狠心的话的呢。


“漏漏他,说了什么?”


“他说……”


——你帮我转告他,就说,我哦漏和他KB这一辈子纠缠太多了,下辈子,有下辈子的话,还是不要再遇见了吧。




“他说,他……也很爱你。”




又下雪了。


满天鹅毛大雪。


真美。


可惜漏漏你看不到了。


KB的表情凝滞了几秒,突然蹲下身子。他双手撑着地面,身体颤抖着,眼泪顺着脸颊滴在地面上消失不见,张着嘴连哭声都发不出。


我想起以前看到过的那句话。


人在极度悲伤的时候,是哭不出来的。





等我。再等等我。


三生石边,轮回路上,你等等我。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下辈子我来找你。


我可以给你说一辈子情话,把这一世欠你的都补给你,我准备一场盛世婚礼把你娶回家我们要得到全世界的认可和祝福,我要让你做最幸福的人,我们在一起再也不分开,直到老去,死去,化作白骨,还要相约生生世世在一起。




届时,不见不散。




—正文完—




番外·旧故入梦来




哦漏说他想吃火锅,这个冬天特冷,吃火锅倒是合时宜的。


KB去了趟超市,回来的时候带了一大袋子东西。哦漏系着围裙倚在门口笑,说KB一到冬天动作都慢了不少,随时要冬眠一样。KB把东西放好,挽了袖子去厨房帮忙。


一顿愉快的晚餐。


家里的猫窝在沙发里睡觉,打着呼噜,偶尔动动尾巴。哦漏把它抱进怀里,也躺在沙发上打盹。


KB洗完澡出来就看到一大一小蜷着昏昏欲睡。


“漏漏。”KB推他,试图把人叫醒。


“嗯?”他努力睁开眼,把猫放进KB怀里。猫被折腾醒来了,一蹬腿从KB腿上跳下来,慢腾腾走开了。


“小心感冒。”


房间里暖气很足,哦漏的脸颊微微泛红。他伸了个懒腰,也慢腾腾坐起来,愣怔了一会儿,踩着拖鞋去浴室洗澡了。


KB不怎么喜欢冬天,但是哦漏喜欢。哦漏最喜欢看雪,像个小孩子一样,一到下雪天就拉着KB出去堆雪人打雪仗,冻得一张脸通红才回来。虽然KB说过他几次,但是哦漏每次只是笑,后来KB也就由他去了。


哦漏洗完澡又踩着拖鞋回来了。KB招招手,他就走过来,十分大方地坐在KB面前让他给自己吹头发。哦漏的发丝都是软软的,一点也不扎手,KB的手指穿梭其中,哦漏眯起眼享受这待遇。


KB放下吹风,偏过头,哦漏便起身给了他一个柔软的吻,轻轻地,轻轻地落在他的唇上。


他想拥抱他。KB这么想着,便伸出手去,抱了个满怀。哦漏和自己用的同一款沐浴露,他们身上的味道都是一样的。


他低头深吻哦漏,与他交换一个个热烈的吻,解开他宽松的睡衣。他的身体也是暖的,与这天气格格不入。


像是嗑药……那就这样吧。KB最后想。




KB醒来的时候是后半夜了,他猛然惊醒,惊慌失措地伸手去摸床边……什么都没有。本来就不会有什么的。他躺回床上像个神经病一样自顾自地大笑,笑到咳嗽不止,好一阵子顺过气,忽然伸手捂住眼睛。




旧故入梦来,疑是天上人。




—番外完—


评论

热度(134)

  1. 长歌不挽人.白糖禁止食用 转载了此文字
    半夜哭的像个傻子